在中国是怎么使用标枪的?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5 07:28 浏览次数:

  我国的大部分地区或民族普遍将标枪作为生产劳动的工具和自卫作战的武器。云南、贵州等西南各省少数民族所用的标枪,大都体质轻小而铁镞极为尖锐,枪杆用竹者多,用木者少,而不以铁制。有的枪镞即以竹木削尖为之,甚为便利节省,而杀敌功效不减。苗族和瑶族有时敷毒于枪尖,凡中标者性命难保。即使标枪上不敷毒,其射程之远,射力之猛,投掷之准,亦能洞胸穿首。羌族标枪形似无羽之箭,镞体细长,安镞之端尤细,非精于此道者难于有效地运用。明徐弘祖《徐霞客游记?黔游日记一》记其旅途所遇之事云:“忽有四人持镖负弩,悬剑橐矢,自后奔突而至。”福建一带的人民自古擅用标枪,且善于水战。《明史?兵志三》载:“闽漳、泉习镖牌,水战为最。”明方以智《通雅?器用》:“今滇兵皆用标枪空掷,谓之标子。”清纳兰性德《渌水亭杂记》:“獠童兵器,每洞各习一种,其习标枪者铁刃重二斤。”以上事例充分说明我国南方地区自古以来不仅擅用标枪,而且不同民族各具特色。

  东北边疆各族所用的标枪,形制较为笨重,镞刃较为宽大,既不类西南地区,也不似西北蒙古族及回族之具。如生活在松花江一带的赫哲族等部落所用的标枪,通常近1米,铁刃长约40厘米,杆为木制。双形首如三角平体箭镞,腰细而尾复宽,如蜂腰形,腰有一小铜箍,尾亦有一较大的铜箍,另有三铁片,刃尾接杆处缀有红布。此种标枪近于投掷标枪矛形或长枪形,其刃镞颇长,可兼作刺兵之用。这或许是因为东北人身高力大,善于马上作战,或为掷敌之具,平地使用则须经过较长时间的练习适应。我国许多少数民族常年生活在深山丛林之中,制作和使用标枪的技艺世代相传,一直延续至今。

  在周代的战术中,双方激战往往先发矢射远,继以标枪互掷,然后冲锋陷阵,短兵相接。但是,周代以至唐代的史籍中极少提及标枪,可能与这段历史时期军旅作战过于依赖弓弩有关。然而,用以投击的矛或可视之为标枪。《史记?匈奴列传》:“其长兵则弓矢,短兵则刀。”裴集解引三国吴韦昭曰:“形似矛,铁柄。”这种铁柄短矛,近战中可用之以刺,亦可投击。又《晋书?苏峻传》记载:“(苏峻)与数骑北下突阵,不得入,将迥旋白木陂,牙门彭世、李牵等投之以矛,坠马,斩首。”《宋文鉴》卷七周邦彦《汴都赋》记载北宋开封禁军“于是训以鹳鹅鱼丽之形,格敌击刺之法;剖微中虱,贯牢彻札;挥铊掷,举无虚发”。铊是一种短矛,是一种铁枪,都是用于投掷的兵器,在北宋军队中极为流行。另外,北朝时还出现过一种火,是在短矛上缠绑燃烧物,点着后掷向敌方,用以破坏敌人的战具。《周书?王思政传》记载,西魏王思政守颍川时,东魏高岳率十万大军围攻,高岳“随地势高处,筑土山以临城中。飞梯火车,昼夜攻之。思政亦作火,因迅风便投之土山。又以火箭射之,烧其攻具”。这些短矛的灵活运用,丰富和发展了标枪的使用技法。

  宋代以后,标枪被列为军中的常规作战兵器。宋高承《事物纪原?戎容兵械?旁牌》:“《宋朝会要》曰:太宗闻南方以标枪旁牌为兵,令萧延皓取广德军习之。军士之用标牌,此其始也。”宋王应麟《玉海?兵制四?咸平广捷兵》亦云:“先是帝闻南方以标枪旁牌为兵器,命有司制之。”宋代的标枪又称“梭枪”,长数尺,原为南方少数民族使用的兵器,步战时为旁牌手并用。《水浒传》59回中号称“八臂哪吒”的李衮能使一面团牌,手中仗一条铁标枪冲锋陷阵,立体地再现了标牌的使用方法。并且标枪也为骑战者所用,称为“飞枪”。《水浒传》70回中的花项虎龚旺,就会马上使“飞枪”。

  元代蒙古骑兵善用标枪,风格独特而技艺尤精。他们使用的标枪既可两头刺敌,又能投掷杀敌,在战场上发挥了巨大作用。所用的标枪有三种:其一名“欺胡大”(Tschehonta),其体甚长,向前之刃作三角形,杆尾之刃作花瓣形,两头均可刺敌,亦可投掷杀敌。其二名“巴尔恰”(Barchah),体亦长,向前之刃近于斜方形,杆尾之刃作圆头钉形,两头可刺,亦可掷杀敌人。其三名“三尾掷枪”,向前之刃作圆头钉形,杆尾有三尖刃,不在尾端,而装置于尾旁,似有箭羽的作用。此种标枪之体较短,虽亦可在马上刺敌,但其作用纯为抛掷杀敌之远刺器,故称“三尾掷枪”。

  明代军队中使用的标枪,枪杆以缠软的稠木或细竹制成,长约7尺,前粗后细,铁锋重大,因重心在前,所以投得远,一般以30步为基本要求,准而有力。虽有一种两头带刃的标枪,长68厘米,枪刃长23.5厘米,尖尾长7厘米,两头尖,中间粗,如长箭,两端均可刺人,便于投掷。明代沿袭宋代遗制,军队非常重视标枪,而且强调步战使用必与藤牌相配。明茅元仪《武备志?军资乘?器械三》:“梭枪长数尺,本出南方蛮獠用之,一手持旁牌,一手以制人,数十步内中者皆踣。以其如梭之掷,故云梭枪,亦云飞枪。”为鼓励士卒平时刻苦习练标牌技术,军中还设立了明确的测试规定和奖惩办法。戚继光《纪效新书?比较武艺赏罚》:“试标枪,立银钱三个,小三十步内命中,或上、或中、或下,不差为熟。”练习和测试的办法除单独投掷标枪外,还须持藤牌投掷。故文中又曰:“试藤牌……令持标一枝,近敌打去,乘敌顾摇,便抽刀杀进,使人不及反手为精。”何良臣《阵记》卷二《技用》还说:“……标中银钱者,以银钱赏之。三限不中者,罚而复责。惟三标百试不差者为奇异。”标枪在明代也曾用于水战,并从作战实践中总结出“标枪非船相逼不可用,往下打更难准”的经验教训(《三才图会?器用》卷六)。

  清代军中使用的标枪形式多样,而多以木竹为柄,上加铁镞,略如明制。还有一种卫体用的标枪,枪杆较短,镞长6寸,木柄杆长1.8~1.9尺,重不到2斤。纯铁打造的标枪更短,全长不到2尺,重不过4斤,技艺精熟者可于50步内投中敌人。清王《兵仗记》:“执牌人所用者为标枪,若梭枪。捣马突枪、犁头标、紫金标则其类也。”清代装备有手镖、犁头镖、铁斗镖等标枪,形制较明代为短,多系水师用之。

  以上大量事实充分说明,我国古代人民不仅自古以来就会制作和使用标枪,而且各个民族和不同的历史时期各有特色。与西方社会不同的是,它没有发展成为一项竞技运动,而是作为一种武技延续至今。当然,现在中原一带已难觅其踪影,但在一些边远的少数民族地区仍然保持着它的原始风貌。


上一篇:男子标枪:中国选手马群摘铜    下一篇:军运会女子标枪冠军张莉:用出了洪荒之力